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海的博客*123

生在高原风光走,别后留在摄影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个不安定的人,喜欢拍摄片子.行大山,走山村.看小景,找乐子.再写点小文章.

网易考拉推荐

记忆中的母爱  

2007-03-12 15:52:0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时候,母亲的乳汁养育了我;母亲的双手抚摸过我;母亲的歌声轻轻唱在摇篮边;母亲您的爱是那样的真挚,您的情是那样的深厚。母亲,您博大的胸怀,慈祥的面容,令多少文人墨客极尽才能,赞美您,歌颂您。

但是,有谁知道,母亲博大的胸怀里面又有多少辛酸,多少愁苦,多少磨难,多少眼泪,她的户上挑着比常人多一倍的重量,她那双原本纤细但后来变成粗糙和布满皱纹的双手托起了太阳,捧出了爱心,这就是母亲。她的伟大非常平凡,就像格拉丹东雪山涓涓流出的清泉。默默无闻地汇成长江,流向大海。正像鲁迅所说:“它们吃下去的是草,挤出来的却是奶。”

我的母亲和千千万万家庭中的母亲一样平凡。但她在我的心目中,永远是尊拜的偶像。母亲出身大家,也可说是闺秀,上过私塾,写得一手漂亮的小楷字。1949年父亲所在的老一军解放了青海,母亲在高原古城——西宁与父亲相遇了。父亲是河北省人,1938年参加革命,是解放青海的老一军二师某团三营营长。残酷的战争年代无暇考虑婚事,解放青海后,他要转业到地方工作,才想到应该有个家。和母亲在古城不期而遇,使他萌发了成家的愿望。1950年收获和季节,我的父母亲相爱了,结婚了,婚礼很简单,没有花轿,也没有酒宴,只有部队老战友们借茶缸中的老酒,祝贺我父母亲的结合。

父亲是军人,在部队上是说一不二的人,到了家里见到我母亲却乖的像个猫,他爱干净,旧军装破了补一补也要洗干净再穿。平时爱喝酒,特别是老战友们重逢,总要我母亲做几个小菜和战友们喝酒。

我清楚地记得,母亲生下姐姐和我以后,这个小家庭就热闹非凡,父亲下班回来总要先抱着两个儿女,用络腮胡子的脸扎我们,屋里不时传出小孩们的尖叫声和父亲的笑声。母亲微笑着下厨房为我们准备饭和菜。那时的我非常顽皮,总爱看父亲腿上的二个枪眼,问这问那,父亲也就煞有介事地告诉我和姐姐,说孙悟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你们俩就是从这两个枪眼里蹦出来的。我当时托着腮邦想了半天,点点头,认为父亲讲得是真的。长大以后才知道,父亲腿上的两个枪眼,一个是日本鬼子打的,一个是国民党军队打的。其中一个子弹头到他后来去世时都没取出来。难怪一到刮风下雨他的腿就痛,母亲没少为他按摩过。1957年,父亲调到果洛州工作,母亲为了照顾父亲,也去了果洛,二岁的我和姐姐就成了保育院有父母的孤儿。正当我们沉浸在儿时的天伦之乐时,一个巨大的灾难降到了母亲和我们的头上,1958年,父亲因公光荣牺牲了。当父亲的棺木运到西宁凤凰山公墓下葬时,我还天真地问母亲:“爸爸睡在那个箱子里为什么不醒来?”母亲摸着我的头,用泪眼看着我无言以答。当人们把棺木往墓坑里放,并开始往上铲土时,我哭泣了,边哭边跑过去打他们、咬他们拿铁铣的手:“你们都是坏蛋,为什么往我爸爸身上铲土啊!”爸爸的一个老战友抱起我说:“孩子别这样,你爸爸累了,他要休息,不要吵醒他。”

就这样,母亲失去了精神支柱,我们失去了慈祥的爱,母亲成了我们相依为命的亲人。这以后,政府虽然每月给我们这个烈士家庭有一定的补助,但母亲为了不让我们因为失去父亲而受苦,她毅然辞去了公职,挑起了养育我们的重担。她每天起早摸黑,送我们上小学,读中学,让我们穿得干干净净。母亲是大家闺秀,知书达理,邻里之间,没有人不夸奖她的。她疼爱我们,见不得其他人家的小孩欺负我们。当她看到我和街道上的小朋友打了架,就会失去理智和那一家小孩的家长去大吵一通,过几天又去向人家道歉。小时候的我很调皮,母亲经常被叫到学校挨老师的训,不是说我把毛毛虫放进了女同学的口袋里吓唬人,就是上课不认真听讲,把前排女同学辫子绑在椅子上。每次母亲被学校叫去,回家后总要数落我一顿,给我讲道理,气急了,也打我,但打完后又抱着我哭。那时的我并不理解母亲的一番苦心,总是给她惹麻烦,上了中学后虽然懂事了,但对母亲的依赖去没有减少。直到有一天,学校组织参观建筑工地,我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看见母亲的身影,才使我顿悟。只见母亲穿着工作服和几个女工一起满脸是汗的搬运砖石,我当时惊呆了,看看自己身上整洁的学生装,再看看母亲,我全明白了,母亲为了我们……。参观的热情全没了,我调转头一个人偷偷跑回学校,在教室里呆坐了好长时间,我感到羞愧,暗暗下决心,要好好学习,为母亲争光。晚上回到家看到母亲依然是那样忙忙碌碌的为我们做晚饭,全然不提白天的劳累。我的心颤抖了,眼睛湿润了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当我拿着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连蹦带跳向母亲报喜,母亲高兴的看了又看,眼里噙满了泪水,她点着头,什么也没说,拿着录取通知书工工正正放在父亲的遗像前,这是母亲喜悦之情,她要将这高兴地事讲给九泉之下的父亲听。母亲激动地几个晚上都没有合眼,为我准备行装,做新衣。每当我半夜醒来,看见母亲在灯光下手里来回翻动着的针线,我才领悟了课本上学得那首唐朝诗人孟郊的《游子吟》

慈母手中线,

游子身上衣;

临行密密缝,

意恐迟迟归。

……

多贴切啊!儿行千里母担忧,儿子要去外地上大学,母亲的心里虽说高兴,但是多么不情愿。临行的前一天早上,母亲早早就叫醒了我,给我做了碗荷包蛋,然后拿着她亲手制做的小花圈,带我来到烈士陵园,一起跪在父亲的墓前,摆上贡品,她喃喃自语:“老头子,我把你的儿子拉扯大了,他出息了,就要去上大学了,临走前向您道别……”她说着、哭着,哭的很伤心,似乎有很多委屈只有在父亲的面前说,母亲哭得那样伤心,我的眼眶里眼泪直打转转,一边向父亲坟墓磕头,一边摸着眼泪,最后也忍不住泣不成声了。

就这样,带着母亲的嘱咐,带着父亲的在天之灵,跨上了东去的列车,在火车启动前,姐姐把个纸包塞给我,说在路上看,我慢慢打开纸包,却原来是一本俄国作家高尔基的《母亲》,这本书就成了我在车上唯一的读物。

上大学后,为了让母亲少担心我,差不多每月给母亲写一封信,汇报学习情况,母亲每个月也准时寄来生活费。记得第一个假期,我特意为母亲买了两瓶湖南名酒“白沙液”、“湘绣被面”等物品带回青海。到家后,母亲总是先端详我好半天,好象看不够。她特意带我走亲访友,非常自豪地介绍着,脸上泛起一种骄傲的红光。这以后,为了不让母亲寂寞,每逢假期,我都尽量返回青海看望母亲。大学毕业前夕,我征求母亲的意见确定我毕业后的分配去向。母亲在信中写到:“你的父亲为青海的建设事业献出了生命,他的尸骨葬在凤凰山下,我这把老骨头得留在青海陪你父亲,所以,希望你能回到你父亲为此献身的高原。”母亲的话份量很重,她是盼望孩子能继承父志早日归来。就这样,我又回到了父辈战斗、建设过的高原,回到了母亲身边。

上班一年多后,我与母亲发生了一次严重的分歧,原因是母亲坚决反对我找的对象,为此,我们娘俩大吵了一场,把母亲气哭了,我一堵气,住在单位上不回家。母亲来单位找我,我故意躲起来,最后,母亲让步了,她的让步反而使我很内疚。现在,每每想起自己太孩子气了。不应该那样对待母亲,母亲不管怎样生你的气,但她对儿女的爱是永远的。我成家后很少回家,偶尔回家一次,也是匆匆而去匆匆而归。直到为母亲庆贺她六十岁生日那天,我才发现母亲老多了,眼角的皱纹,平添的几多银发印衬着她几十年风霜辛劳的面孔,她的手脚不如以前麻利了,看东西还要带上老花镜,唯有看到自己的儿女、孙子,她的脸上就绽放着光彩。我注意到,母亲这些年来独身一人,寄居在那不大的小屋里,父亲的照片陪伴着她、父亲的祭日是她寄托深情的向往。为了使母亲的晚年幸福,我多次试图为母亲找一个老伴,河北老家的人也为她在家乡选择了几位老干部,老科技工作者。我找了种种理由送母亲回老家去相亲,可是时间不长,她就回来了,我想问问她情况,她总是笑着摇摇头说:“儿的心情妈懂,但妈离不开青海,离不开你爸爸啊!”母亲这些年一个人过惯了,再加上对父亲的深深怀念,而不愿把自己的爱再奉献给一个陌生的人。

更使我惊奇的是供奉着父亲像的地方,如今也置放着香案,墙上挂着观音菩萨的佛像,母亲开始信奉佛教了。她每天都要烧香敬佛,诚然像一个虔诚的居士。她同我谈佛,谈修心养性,谈积德行善,谈她遍游名山古刹的感受,言谈中那富有哲理的一些语句使我很受启发,她用毛笔小楷字抄的《金刚般若波罗密经》字里行间有着书法家的笔力。噢,母亲没有什么奢望,她是借助神灵的保佑,为我们祈祷,盼望我们吉祥如意。看到这种情景,我内疚,我意识到,子女对母亲的付出太少了,对母亲的孝顺太不够了,而母亲对子女的爱却是那样长久。这不由使我想起一首歌《烛光里的妈妈》那娓娓动听的音律响在我耳边。“哦妈妈,您的腰身变的不在挺拔,你的眼睛为何失去了光彩,妈妈呀,女儿已长大,不愿牵着您的衣襟走过春夏秋冬,哦妈妈,相信我,女儿自有女儿的报答……”而我的报答是什么?母亲,您付出的太多太多,我只说一句:“希望您保重身体。”这也许能平慰我歉疚的心。

我的母亲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